• 每天都有校方代表来开会。La Trobe拍的片很好看,更让人懊恼,我连喵本都还没来得及去就急急忙忙奔回来很是可惜。昨天下午,听他们讲很多话,讲的阳光灿烂,空气里都是南半球的味道,会恍惚中觉得还在那里,夜里梦到,很累很累的苦等412等不到,火车也停了,惊醒,天还是没亮,不清不楚。

      北京果然是个异常欢乐的地方,每天笑到胃痛。那天徒弟带我从三里屯走到雍和宫走到国子监走到南锣走到鼓楼……很久没有被带着走那么多陌生的路,也很久没人像同屋的巨蟹座那样照顾我。

      我住在距离上次很远的地方,有天路过五道口,反复回溯的还有,究竟多少次走过那条路,吃东西的店家还在不在,我的钱包丢在了哪里,以及我们是怎样离开的。很多事情还像昨天,有一些却怎么都记不起来,再看grey,就会忍不住想,Derek不是能做个手术,消失一段记忆么?